从柳公权的思想看柳公权的书法创作

作者:倪文东 来源:原创 日期:2013/5/11 10:35:54 人气:6 标签:

内容摘要: 柳公权在书法史上属于“庄士”一类书法家,他身为大唐朝廷之显官,思想上尊崇孔、孟,积极出世,精研国学,写诗作文,创作书法。他的家庭出身和影响,他所生活的环境和唐代后期的历史文化背景,造就了他是一位笃志勤学,沉默寡欲,个性内向的典型文人和大官僚书法家。


关 键 词 : 柳公权   老庄思想    禅学    书法创作


唐代的书法家柳公权是书法史上为数不多的大学者加大官僚书法家,论其政治生涯,虽历经坎坷,但最后却官居二品,德高望重。说实在的,柳公权的一生,虽受他兄长的影响,入仕为官,但他的真正志向还是在书法和诗文方面,这和他本人的思想性格等有着密切的关系。柳公权出身于官宦之家,加上唐代科举取士的制度,要想取得功名,还必须作官,这是古代知识分子最初都不得不走的一条道路。柳公权属于那种正直朴厚,与世无争,潜心书艺的大官僚、大儒士书法家,正由于他虽官高位显,却与人无争,潜心诗书的为人处事态度,才真正成就了他,使他最终在书法艺术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


世人皆知柳公权的书法有名,却不知他又是一位学者、诗人和音乐学家,《旧唐书·柳公权传》载:


“尤精《左氏传》、《国语》,《尚书》、《毛诗》、《庄子》。每说一义,必诵数纸。性晓音律,不好奏乐。”


柳公权在文宗朝时,时常为皇帝侍讲《周易》,所讲的内容和观点具有个人独特见解,与众不同,颇受文宗皇帝的喜爱和赞赏。


柳公权在书法史上属于“庄士”一类书法家,他身为唐朝廷之显官,思想上尊崇孔、孟,积极出世,精研国学,写诗作文,创作书法。他的家庭出身和影响,他所生活的环境和唐代后期的历史文化背景,造就了他是一位笃志勤学,沉默寡欲,个性内向的典型文人和大官僚书法家。柳公权从小所接受的正统教育,所受家庭和兄长的影响和熏陶,使他不可能像唐代“狂士”书法家张旭和怀素等那样,鄙视礼教,我行我素,颠狂不羁。柳公权和盛唐的书法家颜真卿也不一样,历史上虽然将他和颜并称,但他却没有像颜真卿那样在政治上轰轰烈烈,慷慨激昂,为国家出生入死,直到最后被叛贼李希烈所害。柳公权就是柳公权,身为朝臣,恪守儒道,严于立身,谨于从事。同时柳公权又立朝刚直,敢于直言,风范凛然。视富贵、财宝于云烟,唯求闲静、超逸、萧散、平和,淡泊无求,致力书艺,把一生的主要时间和精力放在了书法艺术的研究和创作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


   柳公权的思想,以儒、庄、禅为核心,既有儒家的积极出世,欲有所作为;又有老庄思想的于世无争,清静自然;更有禅学的顺其自然,无为而治。在柳公权思想上起主导作用的还是老庄思想与禅家思想,尤其是禅学思想和观念。尽管柳公权没有像同时代的白居易、裴休等人那样成为居士,也见不到他谈禅的只言片语,但柳公权的行为却有十足的禅味,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柳公权在书法方面强调“心正则笔正”: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柳公权“尤精《左氏传》、《国语》、《尚书》、《毛诗》、《庄子》,每说一义,必诵数纸”(见《旧唐书·柳公权传》),仅止于“诵”(说讲)而已,述而不作,不著文字传世。史料记载柳公权他“十二能为辞赋”,但今所见他的诗包括与唐文宗的联句在内仅有六首(见《全唐诗》),其中三首还是应制而作。柳公权的文章仅有为别人所写的碑文数篇,另有一篇《小说旧闻记》,记的尽是奇闻异事。文宗朝时,大臣进献诗文著作成为风气,而柳公权却无动于衷,这说明他是全然超脱的。


   柳公权后半生虽身居二品,但却较少涉足政事,完全超脱于宫廷政治,对皇帝的劝谏也仅限于帝德而无涉治国方略,至于“笔谏”的故事,按柳公权的本意,仅谈书法的用笔之理,和政治及讽谏并无多大关系。柳公权为人正直平和,超脱于是非恩怨。唐敬宗时,淮南节度使王播厚赂宦官求领盐铁转运使,身为起居郎的柳公权曾与谏议大夫独孤朗等一起上殿,论其奸邪,抗疏此事。王播死后,柳公权仍为其书写碑文和墓志。这正表达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书法家为人处事的辨证态度。宋代人以为柳公权这样做是迫于人情,其实这正表现出禅宗“不思善,不思恶”的破执精神,有错误就该批驳,但人死后的墓碑该写时还是要写的,一个人犯错误是避免不了的,但这并不代表此人的一生,而墓碑和墓表却是要表现对此人一生的评价。正是这种“不思善,不思恶”的破执精神,使柳公权与人交往的大门开放,无亲无疏,善恶不计。晚唐宫廷政治十分险恶,但柳公权自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事的方法,与人为善,处事平和,与世无争。这样的处事态度和方法,使柳公权在人事交往中紧闭心扉,密不可测,因而他从未卷入晚唐宫廷人事纷争的漩涡之中。

柳公权“志耽书学,不能治生”,用心书法,不贪钱财,甚至超脱于世俗生活的一切。《旧唐书·柳公权传》记载:


“公权志耽书学,不能治生。为勋戚家碑版,问遗岁时钜万,多为主藏竖海鸥、龙安所窃。别贮酒器杯盂一笥,缄滕如故,其器皆亡。讯海鸥,乃曰:‘不测其亡。’公权哂曰:‘银杯羽化耳。’不复更言。”  


柳公权为人书写了那么多的碑志,所得润笔着实极丰,但他视钱财宝物为粪土。正是这种与人交往方面的开放与心扉的紧闭,正是这种生活中的全然超脱,使柳公权书法的结体形成了四周舒放,中宫紧密,壁垒森严的特色,使他的书法作品散发出超逸的禅味,正如宋代米芾所说:“(柳公权)如深山道士,修养已成,神气清健,无一点尘俗”(见《海岳名言》)。  


   楷书在魏晋南北朝及隋代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为唐人建立楷书的法度奠定了基础。唐代楷书以尚法为突出特征,所谓“唐人尚法”主要指楷书。唐代树碑立传之风大盛,楷书在碑碣上得到了广泛应用,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等书法家,多以楷书碑版著名。碑版的规范性、严肃性和庄重性促使书写者精心构思,精意书写,而不能一任自然。正如清代梁所说:“唐人书多碑版。凡碑版有格,欲取格之齐,故排兵布阵,方正端严,而法胜焉”(见《承晋斋积闻录》)。碑版书法的创作,对欧、虞、褚、颜诸家形成个人书法的规范——法度,起了重要的作用。对柳公权也是如此,较之前辈书家,柳公权的客观条件更为优越,他不仅可以在前辈书家既成法度的基础上创建自己的法度,而且有充足的精力和广阔的市场。欧、虞、褚,颜诸家都是在为官之余从事书法创作,柳公权虽为高官,但他却不问政事,专心作书。由于身居显位,书法深受皇帝垂青,使他的书法拥有了众多的追求者,求其书写碑文墓志者不绝于门,“问遗岁时钜万”。从柳公权留传后世的书法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不仅专心从事书法创作,而且主要是从事碑版书法的创作。虽然他不能在碑版书法创作中抒发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却可以在碑版的界格之内展现自己的艺术追求,他以毕生的精力去完善楷书的法度,去追求艺术形式的完美。因而他所创制的柳体不仅风貌独特,而且法度森严,极具装饰之美。其结体之精确无以复加,甚至不容有丝毫的移易;其用笔之精到,也没有丝毫的懈怠;其笔画之阴阳向背配合之精妙,更显示出其深厚的艺术功力。如果柳公权没有身居宫廷显位这样独特而优越的条件,他就不可能以毕生的精力研究、发展、完善楷书的法度。正是凭藉这样的条件,他才能够集楷书之大成,把楷书的法度推向极致,从而为楷书书体的发展作了总结,成为中国书法史上最后一位成功地创制出新体的楷书大师。

   柳公权是书法史上长寿的书法家之一,这和他平和、内向的性格及为人处事的态度和方法分不开。他的仕途也历经坎坷,29岁考取状元后,在普通的校书郎职位上一干就是13年,而且后来又三进翰林院,作了多年的皇帝的侍书,实际上是不受重用的御用文人,但他却与世无争,淡然处之,十分超脱。柳公权完全是凭着自己的诗文,特别是书法方面的才华而不断受到各朝皇帝的恩宠,不断加官进爵。柳公权一生历经代宗、德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懿宗9朝,而荣耀其中的四朝(文宗、武宗、宣宗、懿宗),官高位显,德高望重,最后卒赠太子太师。


柳公权一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书法作品,据有关专家考证和整理,柳公权一生共创作有近百余件书法作品,有明确记载的有94件,其中有碑铭62件,墓志6件,题跋2件,题额3件,帖札15件。柳公权所传世的书法作品以碑刻为多,这和当时盛行树碑刻志的时代风气分不开,而这些碑刻也正表现了柳公权楷书的主体风格面貌。正是柳公权一生淡泊无求,志于书道,致力书艺,才成就了他作为一名书法艺术家的真正品格和贡献!

附:柳公权书法作品5幅


论文作者: 倪文东(中国书协学术委员、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通讯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


邮政编码: 100875


电子信箱:niwendong1957@163.com


个人网址:www.nwds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