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 海 情--大漠系列艺术创作随笔

作者:王宏 来源:原创 日期:2013/5/11 11:00:52 人气:5 标签:

初涉大漠


多年来我的重点作品,虽然也有反映藏区生活的题材,但是我的重点创作主题还是放在了甘肃河西走廊。作为一位生长在甘肃的画家, 我认为最能代表甘肃人文地理环境特色的是河西走廊。因为这里自古以来就中西文化的交通要道,是著名的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特别是敦煌,在古丝绸之路上具有重要地位,包括中国、印度、波斯及阿拉伯在内的亚洲文明,与来自欧洲的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在这里汇聚,相互影响,形成了别具特色的西域文化敦煌莫高,是世界艺术的宝库。另外,河西走廊又是我的家乡。这里的地域特色辽阔、雄浑、博大、苍茫。我爱这里的山、爱这里的水、爱这里的一切。为此多年来我无数次只身往这里跑, 跑过了很多地方。


仿佛是命运的安排,还在大学时代,我就确定了未来的创作主体方向——以大漠骆驼作为自己的绘画语言终身去追求。第一次去大漠,是1982年秋季大学四年级,为完成毕业创作, 我只身一人带了本《西域研究》的书,跑到甘肃高台盐池盐池乡地处高台县城有60多公里,乘车得三个多小时。 盐池因盛产食盐而闻名, 古代为通驿要道。西与酒泉市接壤,北与金塔县相连。盐池乡的经济主要靠生产盐和硝为主,地理环境一边是无边沙漠, 一边是戈壁滩,聚落东北方向围绕半圆状约850余亩盐田 ,运输工具主要是靠骆驼。我当时去正是大集体时,当地有800多匹骆驼。每天早晨太阳升起,柠蒙色的阳光和雪白的盐池盐堆交相辉映,你会突然感到到处是白云,分不清哪是天上哪是地下。成群的骆队在盐田忙忙碌碌,转瞬间成包的盐驮已打点好,骆铃声渐渐远去。骆队戈壁滩的汉长城蜿蜒起伏连为一体,还有似远似近的烽火台,你会不由自主处在一种幻觉之中。


大漠的景色能让你着迷,我多次一个人进入沙漠深处,仰卧在沙海中不由自主想大声呼喊,为之自我陶醉 。无垠的瀚海寂静、空旷,这空旷能让你的思绪穿越时空,对之魂牵梦系,引发无限遐想我曾给我一位同学谈过,一位不会写诗的人去了大漠也会想写诗。我的这位同学说,你这么说了我怕不敢去,去了可能会发疯。

在这里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白天跟着驼队跑,晚上整理整理画稿。这是我第一次和大漠、骆驼,已及牧驼人的亲密接触,让我难以忘怀。此次初涉大漠的经历,不仅为我毕业创作收集了大量写生素材,更重要的是奠定了我艺术创作的生活基地。


“骆驼茶馆”


我们在学校是在四年级开始分专业的。我们班十三个同学,山水四人、花鸟五人、人物画包括我在内四人。辅导老师是刘文西。刘老师当时是国画系的系主任,多年来对我的关爱有加。从我大学一年级创作《古城嘉宾》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后,几乎每学期他都非常关注我的创作构思和创作动态,从构图到创作稿,非常认真地给予指导。他对我一直寄予很高期望。


198210月底从甘肃高台盐池返校后,立即进入了紧张的创作状态,毕业创作我共完成了两幅作品,一幅是工笔长卷《古道宏图》,一幅是写意人物《望远行》。《望远行》取材于高台盐池牧驼人居住区,西角有一水池,当地人诙谐地叫做“骆驼茶馆”。每到傍晚在夕阳的余晖中,家家户户的女主人和孩子们都集中在这里迎接他们的亲人,帮着家人饮骆驼,场景非常动人,既有诗性的美,更有人性的美!《望远行》画面通过骆驼、牧驼人、北归的大雁,表现了春的大地已经开始复苏新,新的生命和生机即将到来。正好也反映了我当时的一种心境,对未来憧憬与希冀。


《望远行》辞


作品完成后,赵步唐老师,因我这幅画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写了一首《望远行》词:并写了条幅书法作品赠我。《望远行》词作如下:



長天朔,紫塞風,北歸雁來催春。解凍小潭,破土莎菌,都作朝露頃浸。麗日淡沫,照取平沙悠悠。望中遠程漠漠,正韶華時莭,江山縷金。

良辰莫負少年時候,奮一腔抱負胸襟。千里駝行,萬里鵬程。殷勤步征塵。搴長虹作彩筆,天池為硯,辭賦關山情真。願春歸不去,萬象永新。



赵步唐老师擅古体诗词,又是著名的书法家,他的词作与书法对我的毕业创作无疑是极大的鼓舞。特别是他的书法作品写得非常优雅,恩师墨宝,我将永远珍藏。


我毕业创作的写意人物《望远行》原作有一面墙大,原作没有题赵步唐老师这首词。很荣幸我的毕业创作最后被母校收藏,也算适得其所,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条件拍张照片留念。现在大家看到的这幅作品是毕业后,缩小尺寸从新画的,为此我专门把赵步唐老师这首词添了上去。这幅作品用我现在眼光看去感觉表现技法上还不成熟。但它对我以后的创作发展意义非常重要,它可以说奠定了我以后的创作方向。在艺术审美和艺术形式的表现手法上,不是重写实,而是重写意、重意境、重诗意。其实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在艺术审美和艺术表现手法上有共性的一面,只是表现艺术语言不同罢了。老师评价说我这两幅毕业创作画,前一幅工笔长卷《古道宏图》是一篇报告文学,后一幅写意人物《望远行》是一首诗。其实从美术创作的审美取向上我更喜欢诗意的美。


心里的烛光


四年的校园生活结束了,我从内心非常感激曾经精心辅导过我并影响我一生的四位恩师。我怀着感恩的心情把他们介绍给大家,一位是刘文西老师,因我学人物画,有幸整整跟他学习了一年。他对艺术执着刻苦、勤奋敬业的追求,对学生诲人不倦的态度让我终身受益。2000年我举办个人画展他为我撰写了情真意切的前言,出版画集他又题写了书签。


另一位是杨健喜老师,他是一位山水画家,但他中国美术史论、美术鉴赏、美术理论有很深的造诣,四年的校园生活,我跟他在交往闲谈中,对我的收获很大。特别是对我的艺术思路的开拓,艺术审美情趣的提高,艺术形象的再创作,艺术作品的整体把握,可以说终身受益。


第三位就是前文已提到的赵步唐老师。他在书法、古琴、古诗词方面很有造诣,国学修养非常好。她为人特立独行,淡泊名利,对学生非常和蔼。从他的书法作品中大家即能看到他超凡脱俗的诗人气质与风采。赵步唐老师在自我修养和做人方面给了我很深的影象。


第四位是江文湛老师,当时给我们上过花鸟课。在学校他很看重我。分专业时,因我选择学习人物画,他感到很遗憾。为此两次找我谈过话,希望我能学习花鸟画。直到今天我对他的为人,对他的画还是很崇拜的。他的讲课到今天还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对庄子美学研究很深,尊重自然,追求个性的自由。他不拘泥于传统,勇于探索创新的精神,直至今天还在鼓励着我不断地研究探索。

感怀恩师,我将以更多更好的作品献给他们!感怀恩师,学生心里的烛光永远明亮!


骆驼.牧人.漠之家


1988年夏季,我第二次深入大漠。此时的盐池,已经是包产到户之后。当汽车上远远看到沙漠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激动,久违了我的故地!天还是那样湛蓝如洗,地还是那样雪白如练。只是“骆驼茶馆”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生气,因我去时大部分骆驼都到大漠深处修养生息去了。我随着一支骆队到大漠深处,跟着骆户人家早出晚归,其乐无穷。听牧主人说:“这儿刚刚包产到户之后,骆驼、盐池都分给了个人。人口少的分到三四匹骆驼,人口多的分到十几匹骆驼。骆驼是当地的主要运输工具。改革开放后,池民们想赶快富起来,纷纷把骆驼卖了换成汽车。没想到这些铁家伙却使日子越过越过穷,汽车要喝油,还要交养路费,后悔啊!人们又纷纷卖了汽车,从周边县城裕固族那里买回了骆驼。看来这世代生存的既定环境,是不能违背自然规律的。大漠离不开骆驼,骆驼也离开它们的主人。骆驼本来就是大漠牧人的伙伴,这种生存关系息息相连,这种感情也无法割舍。


骆驼是一种非常灵性的动物,听一位老户谈过:解放前他常年往包头运货,骆驼有过第一次引路,以后它就把路认下了,往后的运输日子里往返一两个月的时间,主人可以安心的在背上睡觉,它决不会走错方向。骆驼和其他动物不一样,特别耐饥耐渴。在戈壁大漠人们只能骑着骆驼穿所以骆驼有着“沙漠之舟”的美称。骆驼能以稀少的植被中最粗糙的部分为生,能吃其他动物不吃的多刺植物、灌木枝叶和干草,当然,如果有更好的食物,它们也乐意取食。食物丰富时,骆驼将脂肪储存在驼峰里,条件恶劣时,即利用这种储备。这些脂肪在骆驼得不到食物的时候,能够分解成骆驼身体所需要的养分,供骆驼生存需要。所以骆驼能够连续四五天不进食,靠是驼峰里的脂肪。另外,据记载,骆驼曾17天不饮水仍存活下来。骆驼体内水分丢失缓慢,脱水量达体重的25%仍无影响。骆驼能一口气喝下100升水,并在数分钟内恢复丢失的体重。骆驼的胃里有许多瓶子形状的小泡泡,那是骆驼贮存水的地方,这些“瓶子”里的水使骆驼即使几天不喝水,也不会有生命危险。骆驼是偶蹄目骆驼科骆驼属两种大型反刍哺乳动物的统称,分单峰驼和双峰驼。骆驼四肢长,足柔软、宽大,适于在沙上或雪上行走。胸部及膝部有角质垫,跪卧时用以支撑身体。奔跑时表现出一种独特的步态,同侧的前后肢同时移动。具有两排睫毛以保护眼睛,耳孔有毛;鼻孔能闭合,视觉和嗅觉敏锐,这些均有助于适应多风的沙漠和其他不利环境。当然,小骆驼也是很顽皮的,我有一次写生,它不跟着驼队而跟着我。我走多快它走多快,我画画时它的脸凑到很近的距离对着我的脸看,弄的我反到有点紧张。骆驼因个大也欺负别的动物,有一次我看到一匹成年马在马槽吃料,一匹小骆驼羔子过来,对着马一口吐沫就把一匹成年马吓跑了,它就自然占领了位子。看来骆驼在家养的动物中是很高傲的。牧驼人给骆驼都有昵称,什么“黑眼圈”啊、“小白脸”啊。无论在较远的距离,还是在忙乱的时候,他们都能叫出每一匹骆驼名字。骆驼牧骆人的眼里就像他们的孩子,骆驼干一天活回来,他们的主人不知怎样呵护它们,又给它们喂精料又喂盐。骆驼有时也发脾气,向着主人吐一口沫,那是非常可怕的,可以把你全身浇透。但我从来没有发现主人发怒,仅仅嘟啷两句就罢了。


在这段写生的一段日子里,我跟着骆驼、骆驼也跟着我。此时才发现我是那么喜欢大漠、喜欢骆驼!这是一种爱,一种不断生长的爱。                                                  尽管后来我多次去过大漠,但这次给我的印象很深。多年过去了,1994年,我正是以这次写生生活关于骆驼与牧驼人家的体验,完成了《漠之家》的国画创作。作品《漠之家》,为了渲染“天人和一,人驼融融”的主题,整幅作品以蓝色为基调,以晚归牧骆人回家为表现题材。作品采取分层构图融为一体的形式。最上层揭示“天与地之融”,月光与大漠融为一体;第二层揭示“地与物之融”,以房屋造型与突出的地平线为象征;第三层揭示“生命之融”,以构图中心的主题骆驼牧骆人亲密的交流实现这一交融;最底一层实际上揭示了在人类的家园,作为人类主体的“人与人之间的交融”,以男人和女人携手劳作的场面来完成。《漠之家》是我对大漠、骆驼、还有牧驼人的一份深深的感情和礼赞!是我心灵深处的一种怀念。


瀚海.骆驼.月亮


河西走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一种特殊审美特征,空旷苍凉、凝重。戈壁的风把树木吹得总是倒像一个方向,东到西歪的那种奇特式样让你感到不可思议,似乎被人有意做过修理。河西的农家房屋也很有特点,房顶是平面的泥质结构。从美学的角度来欣赏,我认为河西走廊的树就像放大的骆驼草。河西走廊的房子远看,就像长城烽遂。骆驼有时像山、像长城。所以在我的好多作品中我有意追求这么一种艺术表现形式。          


   每当晨曦初露时,看到烽遂就仿佛看见昔日古战场的幻影;夜幕低垂时,大漠皎洁的月光会让你感到惊奇。月亮把四周照得透亮,无遮无拦,没有一丝浮云,也没有树木,有的只是空旷。这空旷,延展着时间和空间。从昨天到今天,几千年的故事,便是被这一片柔柔的月光照着,在卷轶浩瀚的史册里发出亮丽的光彩。我无数次去过大漠,无数次画骆驼。骆驼在我的作品中更多是一种语言符号,是我精神的寄托。我去大漠不仅是为了去写生,去寻觅古人足迹,更多是为了寻求远离烦人的喧嚣,净化心灵的乐土。在沙海中你会感受到世界是那样的寂静,没有烦恼,没有喧闹,你的心灵会感到一种无比的愉悦和自由。 在 我的国画作品中月亮成为反复出现的主题,我画过很多跟有关月亮的画,如《皓瀚月》、《雪驼银月》、《月归》,包括《漠之家》、《汲溪图》、《驼影》等作品。《皓瀚月》是我1991年的一幅作品,画面骆驼作为符号形式表现,以理性冷峻的蓝色为基调,以曲线和直线构图形式,通过沙漠、月色、三匹叠卧的骆驼,表现了月光下瀚海的空旷、神秘。这幅作品得到好多行界及收藏家朋友的好评。2001年,兰州大学购藏了这幅作品,李发伸校长作为礼品赠送给香港李嘉诚先生。

                               

尧乎尔”.牧驼人.《漠之魂》


1993年7月我第三次去大漠,到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明化乡去写生。裕固族甘肃省独有的一个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和酒泉市黄泥堡裕固族乡。裕固族,源于唐代游牧在鄂尔浑河流域的回纥。9世纪中叶,其中一支迁徙到今甘肃河西走廊的敦煌张掖武威一带,史称河西回纥。他们与邻近各族交往相处,逐渐形成为一个单一民族。裕固族自称”尧乎尔”。新中国成立后,统称裕固族。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的大部分地区,地处祁连山北麓中部地带,境内地形错综复杂,南高北低,平均海拔在2700米左右。而西北部的明化乡和黄泥堡裕固族乡地势较为低,地处河西走廊的中部,是一片戈壁滩上的绿洲。东海子和西海子两颗明珠,是这里草原上的天然水源。西部、中部、东部均为山峦叠嶂、气势雄伟的雪山、河谷和林间草地,其中皇城草原水清草茂为祁连山之最,和与之毗邻的山丹军马场均为河西最为肥美的草原。这里是河西走廊数百万亩农田的水源林地,也是河西走廊和内蒙古西部的几条主要河流的发源地。明化乡尚的有大量的骆驼,骆驼是这里的主要的生活工具。


明化乡西边和酒泉市接壤,东边和高台县盐池乡接壤。属于戈壁沙漠地带。乡镇府周围,是一片广阔的戈壁滩。牧民居住比较分散,远远看去一片绿色的草滩上间或露出一团团深绿色的树丛,在翠绿色的树荫中微微露出房屋的一角,有如一幅空旷悠远的画面。明化乡当时还不通车,我去那儿一待就是二十几天,进去就出不来了。明化乡的乡长是一位女性,她的精明能干、果断热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写生期间给我很多帮助。当时正是夏季,骆驼群都到大漠深出去了。居住区离牧区很远,画画的人又有这样一个习惯,既然来了就希望能深入下去。这对她是出了个难题,主要原因是牧区没有女性,生活不便。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还是帮我安排一位她的亲戚陪我下去。走时我从乡政府招待所背了一条毛毯,带了一背包方便面,步行了6个多小时才走进入大漠。这儿是几家人集中在一起放牧,全部是男性,一位老人,其他三位全是小伙子。既然来了,也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间帐篷一间土房,我跟老人住在帐篷。其他三位就住在土房子了。大漠深处,放牧人的生活非常艰苦,一天三顿饭,早晨白开水啃着干饼子,午餐晚餐两顿白水煮面条加点盐和醋,没有油没有菜,他们的生活天天如此。我来时带的方便面他们从来没有吃过,非常稀罕,我便全部送给了他们。西部人特有的一种憨厚、朴实的为人和他们的一种乐观、无私的精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有一天他们专为我打了一只野兔改善生活,让我非常感动。沙漠里常有黄羊、有多种野生动物。但他们说,这是国家保护的动物,我们这里的人都不打!遗憾的倒是常有汉族人跑到这儿偷着打。这让我听了感到很痛心,真不该啊!在这儿放牧的西边有一片地当地人叫做“五个圪塔”,实际是汉代的古墓群,我去时其中一座古墓刚被盗,当时谈起这件事他们难受,为此他们主动承担起了义务守护汉代古墓群的任务,每天赶着骆驼早出晚归总忘不了关照一下周边的情况。


尧乎尔”牧驼人,在我们看来他们文化程度不高,他们的生活也处在一种很艰苦的环境中,但他们懂得尊重人,尊重自然,保护动物,热爱生活,而这种崇高的精神深深的打动了我,到今天还留在我的记忆里,让我难以忘怀。正是对牧驼人有了更深入的感情,也对表现大漠方面的题材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为此回来后我完成了大漠系列创作:《漠之魂》、《漠之源》、《漠之家》、《漠之风》、《大漠娇子》、《魂系大漠》等。


作品《漠之魂》是我回兰后完成的第一幅作品,也是我的一幅代表作。画面以不相关联的烽火台、佛像、骆驼集中在一个平面空间。骆驼在这里象征了世世代代生活在大漠中的生命体,佛、烽火台、佛塔是文化积淀的象征。所以画面通过远处的似佛非佛为背景,以象征、寓意、对称、现代构成的艺术形式,表现了西部文化和世代生活在大漠的一种顽强的生命力精神。这幅作品1993年入选“首届全国中国画展”。同时,《美术》、《国画家》、《江苏画刊》于1993年、1994年先后发表;并载入《当代中国美术》、《当代画院》大型文献型画册。

                                   

水. 醉牧.《漠之源》


《漠之源》是我从明化乡回来完成的第二幅作品。作品的构思取材于大漠深处,跟牧驼人一起生活的感受。当时放牧居住的地方有一口水井,每天中午,骆驼都要回来喝水。有一天我看到:牧驼人把水槽的水放满以后,牧驼在喝水,人也在喝水,感到很有意思,便勾下了很多草图。为后来的创作打下基础。为此我跟牧驼人还谈起此事,他们说这在他们不过是经常的事艺术题材的发现,有时是在作者不经易之间。如有一次跟他们聊天当中,听他们谈起一件事,说有一次他们喝醉了酒出去放牧,最后根本分不清哪是骆驼,哪是红柳丛,哪里是沙漠,全混了。这次聊天,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使我后来创作《漠之风》、《漠之酣》、《漠之梦》、《魂系大漠》、《大漠娇子》等系列比较抽象的作品,受到了很大的启发。艺术创作所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一个发现和提炼主题的过程。绘画创作,对一个画家来说,下乡是生活的一个方面,更多还有一个生活积累和深化认识的过程。其实我的作品《漠之魂》、《漠之源》,包括《漠之家》都已经是多次生活的综合体验感受而完成的。


《漠之源》是一幅具有象征意味的作品。作为一切生命之源的“水”为作品的题旨,给观者、读者留下启迪和思考的空间。画面通过近景的骆驼和人物、水井,远景的大漠、烽遂,寓意文化如同水源一样源源流长。大漠中的生命也同泉水一样川流不息、源远流长。我把画面驼队有意处理成山一样的效果,既含中国传统绘画的寓意,山有阳刚之美,水具阴柔之秀;又有现代审美的意味,以骆驼构成的“山”成为画面的表现结果,但作品蕴含了“水”才是一切现实生命的渊源。


这幅作品完成后,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后又入选文化部主办的“中日国际交流展”。 2003年在《美术》第3期扉页发表。


骆驼. 精神家园.《漠之风》


1991——1997年这段日子里,可以说是在我的生活经历中比较艰难的几年。我常常在想,上帝在创造人类时也许有意要给人类先给予灾难,以示警戒,这样才不会轻易使人们善良的心变得邪恶。环境有时带来的压力是你想躲都躲不了的。我曾给朋友谈过这段经历,在朋友的文章里也曾记述过这一段真实的心境:“骆驼在她的精神生活中犹如父亲,在岁月的企盼中,默默地替她守候着安慰灵魂的家园,忠诚而毫无怨言。”在这段时间里,我为了回避现实的压抑,无数次去过大漠。也只有在大漠里,我才能真正寻求到一种远离尘世的心灵宁静和安详。只有在那里,才能真正感受到一种无边旷野的坦荡,一缕缕长风清凉如水,沁人心肺恰如水中之草,一切喧嚣烟消云散。脑中只有一片湛蓝,世界静谧得如同创世之初。


这段时期,我画了一批表现骆驼题材的国画作品。其实画骆驼更多是表现了我自己的情绪。我试图画一批人格化、情绪化的骆驼题材。《漠之风》、《大漠骄子》、《漠之梦》、《漠之恋》、《蓝月》、《魂系大漠》都是这时完成一批的作品。


《漠之风》是我骆驼题材系列作品其中的一幅。画面以立体派的块面组合方法,天空似云似人,中间挣扎的骆驼,实际上想表现困难环境中人一种处境。为了参展,作品名称起的含蓄一点名为《漠之风》。


有位朋友不明白我画那么多骆驼有什么意思?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支点。骆驼是在大漠艰苦环境中生存的动物。它能体现一种在逆境中发奋、吃苦耐劳、与环境抗争的精神。一个人也是这样,只有敢于抗争,勇于奋斗,才能战胜困难,走向光明。大漠、骆驼曾给我带来战胜困难生活的勇气,她也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


生命.感悟.《大漠骄子》


 绘画和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有共性的一面,那就是表现人的情感,只是表现的艺术语言不同。文学作品是靠文字语言说话,绘画是靠造型、线条、色彩等绘画语言表达。艺术家所追求的最终是使自己的作品能够真实的表达出自己的内心感受。画家走进生活,体验生活只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完美的艺术作品更多的是对人生、对生活、对生命的一种感悟。

   南方我虽然也去过很多地方,景色很美。但是我真正喜欢的还是北方西部的土地,他能使人感到生命的张力无限。我前后多次去过河西走廊大漠腹地,高台县的盐池、胭脂乡,肃南县的明化乡,玉门市的花海子“魔鬼城”。大漠带给了我精神的食粮,也带给了我艺术创作更多的思想资源和创作收获。


   《大漠骄子》是我的大漠情感系列作品中最后的一幅画。当时创作了一批系列作品,共有八张稿子。其中先后完成的作品有:《漠之风》、《魂系大漠》、《漠之梦》、《漠之恋》、《漠之酣》、《篮月》、《大漠骄子》。这批作品是我当时生活经历的真实反映。《大漠骄子》以骆驼表达人对命运的抗争并最终奔向太阳,象征赢得胜利和尊严。


   作品《大漠骄子》完成后,入选纪念中国共产党80周年全国美术展览,后发表于《美术》2003年第3期和《国画家》1997年第6期。


   我以为大漠是大自然最美丽的风景,而骆驼是这美丽风景中最优雅的主人。我愿永远地讴歌和描绘大漠的骄子。